幽颜

幽幽一颜,换得岁月长绵。

这是男的?我不信。这是雷总?我更不信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还我那个霸气社会的雷狮!(原来大触们的自习课是用来画画的)

复习课上收到大佬随笔的雷总……emmm莫名激动。我可能已经入坑了。

宋词四首

#懒癌犯了,码不了长文,歉
#你们猜猜是写谁的

1.沁园春-绵雪
初见时节雪纷纷,
回眸换汝一倾城。
轻风慢剪过往日,
来世相约莫忘本。

2.西江月-幽竹
皓月当空,笛音清朗。
月下祈福,不曾迷惘。
君若归去,莫令吾驻。
相濡以沫,
不恐经年亦游戮。

3.长相思·三途畔
彼岸花开长短,
与君复得羁绊。
奈殊途,
终是血海漫烂。

4.青门引-幽蝶花舞
三更时冥青灯,
引魂远离浮沉。
丑时长叹一声,
盼汝重归吾门。








我徒弟干的……真是令为师吾f*uk可说。

落樱吹雪

#又是灯姐视角
#灯刀
#今天忙,来个短的

你来过,
又走了。
你每次都随着花瓣到来,
又随着它的腐化而去。
今年……
八重樱开了,
请回来吧,
我的心上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


也许来说,相遇本就是一种缘分吧。

踏入庭院,一切如旧,不过是樱树上的花,变成了将要枯朽的叶子罢了。

“灯……”她从屋里走出来,握着刀的手慢慢放松下来。

“灯……真的是你吗?”

她又重复了一遍。

“是我。”我温柔的看着她。她也没变多少,只是仿佛比以前更不爱说话了。

她抱住了我,语气中明显听得出担心:“你到底去哪儿了?”

“去组织了一次百物语而已。”我回答她道。

“那么这道伤痕呢?”她捧起我那只受伤的手,抬头看向我。

“不过是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亡魂不愿下地狱罢了。”

“不要再这样了……”那只抱住我的手抱得更紧了一些,“不要再这样伤害别人和自己了……也不要离开我了,好吗?”

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终是一夜无眠夜。

御魂那些事

#就是一个愚蠢的脑洞
#别打我
#灯姐视角

就不写题记了啊






又为她挡下了一记攻击。

迸溅出的鲜血少有几滴贱在她那洁白的脸上,又轻轻滑落下来。

“灯……你还好吗?”粉衣少女握紧纸伞,担心地看着我。

“我没事。”明知道已是凶多吉少全仍在安慰她,“把疾风传给鸟姐,不用管我。”

“但是这样的话,你会……”

她没有继续说下去,我们都知道这样做的代价。

“别再犹豫了。”我催促她道,“我不能因为我而拖累了你们。”悄悄擦去嘴角边残余的血液,抬起头来,注视着大蛇的血条。“传疾风吧,别用召唤•伞。”

“委屈你了。”她狠下心来,挥动纸伞。

为什么要畏惧死亡呢?本来就已经答应过要用性命去守护她了啊,怎么会后悔呢?

闭上眼睛静静的等待死亡……

过了许久一直没有动静。

看了姑姑成功了。睁开眼时,已离开了御魂塔。场外,山兔、座敷和莹草想我们走来。

“恭喜呀,成功了呢!”草儿笑着对我说。

我也还她一个微笑,心中却在想着别的事情。

「回阴阳寮后」

“晴明!!!”我大喊道,“给我出来!解释一下我身上这套薙魂是怎么回事!?”

岁月无声

#八百比丘尼视角

世间万物有生有死,
唯我在其外。
这是一个惊喜
还是一个悲剧呢?
不知道啊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

“从那时起,我的生命就不曾跳动。”

“我却没有后悔过。”

也许绵长的岁月很有趣吧。至少那时是这么认为的,现在呢?想法改变了吗?或许没有吧。长寿,就意味着知道更多的东西。



皓月当空,樱花瓣缓缓从树上飘落。今年,她还回来吗?

她还是来了。

“八百比丘尼……”一袭素衣的她从樱树下站起来,跑向了我。

我抱住了她。望着她那童颜,心中不觉掠过一丝刺痛。等她不在了,这世上还会有我认识的人吗?

她貌似看出我在想一些事情:“怎么了?你在想什么?”

“不,没事。”我笑着回答她,眼中却流露出了难以察觉的忧伤。

“你是在怕我离开你吗?”她抬头看着我,那双眼睛似乎能看透一切。没等我讲出一句话,她有接着说:“不要担心,我会陪着你,永远……永远……”

我苦笑了一下,回答她道:“好啊,我们要永远在一起。”

其实我很清楚,这个约定是无法实现的。她的那颗星位置可以说是糟糕透顶,经管她生来就能知道每个的内在思想,但她不会有18岁。等待她的,是夭折与痛苦。

她果然还是走了。

10年后的一个冬天,我与她到别了。谁知,她的最后一句话竟让我获得了重生。

“百八比丘尼……”她艰难的呼吸着,“很抱歉无法与你达成那个约定。”

“没关系的……”一滴晶莹从我眼中滑出。

“记住,去凤凰林,等一个叫安倍晴明的人,他能帮你结束这段无止尽的岁月……”说完,她便离开了。

【三十年后】

望着眼前这位蓝衣阴阳师,我明白我找对人了。他的灵气实在是强大,也许,他可以做到的吧。

“晴明大人,你可是说好要结束我的生命的哟。”

樱雨幽蝶

一味的去守护一样东西,最后只会失去它。不是吗?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#灯姐视角
#部分ooc



我第一次见到她时是在野外,她那瘦小的身躯上布满了灰尘,金色的眼眸里蕴藏着一种难以描绘的情绪。有悔恨,也有无奈。

我想他可能跟我是同样的人,我们都不想伤害别人,但是,这就是宿命啊......

于是我走她,她抬起头来,对我说道:“如果你不想被伤害的话,就请不要靠近我,抱歉。”

我轻笑一声,幽幽地说道:“现在的你不足以伤害我。”

我看着她眼眸中的震惊,也许她并不知道我也是一只妖怪吧。

我朝她伸出了手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她答道:“我叫妖刀姬。”

“既然我们都是妖怪而你也没有地方可去,愿意跟我走吗?”

“好。”她思索了一下,然后答应了。

在与她相处了几个月,我发现她其实是很善良的。她只是无法控制自己体内的妖气罢了。我还发现,只要她不战斗,应该就没事了。

待她熟悉的这个世界后,我经常会带她出门去转转。我们偶尔也会遇到妖怪们的骚扰,但是一般都是我来对付,我从没有让她出过手。

直到有一天......那只妖怪是她来对付的。

那天我们碰到了京都的大妖怪之一。

我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。那时,我哭了___是的,那是我第一次哭泣。我悔恨,我悔恨自己无法保护对在意的人。血水伴着泪水,划过我的脸颊。

忽然,她那熟悉的声音响起:“你为什么要哭?”

我抬头望向她,她的眼睛里边写满了坚定:“不要再哭了,这次换我来守护你吧!”她笑着,提起刀走向那只妖怪。

“不!刀你不要这样!”我颤抖着,大喊着。

她停下脚步,回头看了我一眼,轻轻道:“感谢你这几个月来对我的关心,是时候该报答你了。”

接着她就义无反顾地向那只妖怪冲去......

最后,我是活下来了。那妖怪也死了。只是她,再也没有来找过我。我不知道她是堕落了,还是随着那只妖怪而去了......

从此以后,我再也没有交过其他朋友。因为,我害怕他们会像她一样,因为我而消失在这个世界上。

这就是我的故事,很无聊吧?

青灯行

#灯姐视角
#ooc歉


年少时,
那只蝴蝶曾停留在我的掌心。
可是
第一百个故事结束时,
它就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这就是宿命么?
真是可笑啊......
——题记


还记得那个少女。

一轮百物语结束后,她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了,但她的脸上却没有一丝恐惧。终究,她的灵魂离开了身体。

【地府-阎罗殿】

身边的人们接受了审判,唯有她还等待。

众人离去了,阎罗殿里只剩下她和阎魔。而她丝毫没有恐惧。

还是阎魔打破了这段沉默:“知道汝为何迟迟未得审判么?”

“因为我组织了百物语?”少女抬起头来,不卑不亢的看着阎王。

“不止是这样。”阎魔眯起眼睛,“汝的罪恶早已超出了凡人所为,理应入阿鼻狱。”

少女没有说话,等待着阎王的审判。

“汝不觉得奇怪么?”阎魔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“汝并没有见到掌管百物语的妖怪----青行灯。”

少女愣了一下,恍然间明白了一切。

“汝也是聪明人,具体的事,吾想汝都懂。今后还得要汝自己生活下去,祝你好运。”阎王顿了一下,又说道“还有,汝是吾见过最有意思的鬼魂了,吾很期待汝的将来。”





后来,世间传闻,有一女子,专讲怪谈。每一个有怪谈的地方,都会燃起一盏青灯。而那女子唯独有一个故事绝口不提----【二口女】。

原因?没有人知道……